《财富》专访库克:苹果想让每个人学习编程

撰写人:环球培训教务部 发表日期:九月 12th, 2017

《财富》:苹果改变了世界吗?

库克:是的,我认为苹果通过多种方式改变了世界。产品是苹果改变世界的首要方式,我们制造了顺手的工具,帮助人们创造、学习、娱乐和教育,他们还借助苹果的产品做了许多奇妙的事。

除此之外,我们还试着通过运营公司的方式来改变世界。这里所说的是苹果专注于环保,我们消耗的能源已经100%来自可再生能源了。

同时,我们主张保护人权,因为苹果的产品是给每个人准备的。如果有些人被看作二等公民,我们就很难实现自己的目标。

我们相信教育是最好的均衡器,因此苹果一直试图将教育传播给大众,而现在我们主要教孩子们编程,因为无论你是否是科技从业者,未来编程都将成为世界第二语言。

此外,苹果还很重视隐私问题,因为我们住在一个科技能做很多事情的世界,但有些底线它不能触碰,因此苹果一直努力保护人们的隐私和安全。当然,产品还是苹果改变世界的首要方式,因为我们能借助产品接触更多人。

《财富》:你说苹果的产品是给所有人准备的,但事实上它们都是高售价高利润的高端产品,要不然苹果哪能成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

库克:高利润这个词用的不太准确,有很多公司利润比苹果高多了,我们的产品是物有所值。苹果一直在努力打造最棒的产品,好产品当然不便宜。我们虽然不做平价产品,但我们也不贬损做这些产品的公司,这是个很棒的商业模式,只不过苹果没有走这条路而已。

如果你熟悉苹果的产品线,就会发现其实不到300美元就能买台iPad,而且我们也准备了合约版iPhone,这些都不是专门为富人打造的。如果苹果只给富人生产商品,又哪来数十亿台的巨大产品保有量呢?

《财富》:说说围绕苹果存在的各种经济吧。

库克:苹果确实“武装”了许多人,尤其是程序员。我们提供的工具不只是产品,还是开发者套件,他们可以利用这些工具外加自己的热情创造出新的产品。

App Store作为展示架,让开发者把自己的产品卖到全世界。如果放在以前,坐在家里就能运营一个全球性的生意几乎是不可能的。苹果催生了许多创业者,他们都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作为一家硬件公司,苹果还为美国和美国之外的公司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这一数字在美国就超过200万个。

《财富》:那么美国之外呢?

库克:也得有数百万吧。

《财富》:最近苹果又表现出了对健康产业的兴趣,这是新的利润收割机吗?

库克:我们多年前就开始在Apple Watch上搞健康方面的研究了,苹果主要专注于运动健身。因此Apple Watch一直在做运动监控和健康监测,比如心率。毕竟对普通人来说,专门佩戴心率带有些太麻烦了。因此当我们开始做手表项目时,就觉得它潜力相当巨大。

对于该领域苹果确实兴趣十足,我也承认它是个非常棒的商业机会。如果你查过相关数据,就会发现医疗健康产业对整个经济举足轻重,但整个行业内却没有什么好产品,仅有的产品都是为了找相关机构报销而设计的。所以我们想要打破这一思维定势,让产品真正惠及用户。

不过,现在苹果只是触及了皮毛而已,这个全新的领域还没有现成的商业模式。实话来说,苹果并没有从这方面挣钱,当我们认为这对社会有益,所以就毅然决然投入其中。最终苹果能做成什么样,我们只能拭目以待,现在我也给不了答案。

其实我们在卫生健康方面投入巨大,但有些涉及商业机密我无法透露更多。实话来说,这并不是苹果未来的业务支柱。

《财富》:为什么苹果没有像其他公司那样设立基金会?

库克:问得好,我们也考虑过这个问题。

《财富》:什么时候?

库克:2012年吧,当时我就决定还是不搞基金会了。因为设立基金会还是有风险的,它可能会有完全不同的董事会,到时就不受控制了。我不喜欢这种形式,基金会应该大家都参加,我们必须全身心投入,而苹果没有那么多精力。

不过苹果也不是无所作为,在环保上我们就通过产品的设计和开发来间接实现环保。在制造和数据中心运营上,苹果则用到了可再生能源。苹果希望大家都能参与其中,这样才能有更棒的效果。如果有了基金会,可能所有的事都会压在基金会员工身上,这样改变起世界来就慢多了。

《财富》:公司里有人不同意你的决定吗?

库克:确实有许多人劝我设立基金会,但我并不想因为别人都在做这样的理由而加入其中。虽然创建基金会能拿到税收优惠,但我还是觉得,如果你想做好事,就尽量发动大家让更多人受益。

既然能12万人来干的事业,为什么要交给12个人做决定呢?我不是批评搞基金会的人,他们可能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方式,但苹果不喜欢这样。

《财富》:我们来谈谈教育吧,这也是让乔布斯满怀热情的事业之一。

库克:确实,乔布斯把教育看作一个大市场,当然做教育也不只是为了挣钱。乔布斯非常爱学习,这个习惯伴随了他一辈子,他深刻的感受到传统的教育方式有时候并不起作用。

在乔布斯看来,现代教育的一个重要元素是数字化课堂,因此他一直在推动Mac进入课堂,随后是iPad。乔布斯想将所有教科书装进iPad,省的沉重的书包压弯孩子们的肩膀。

我们现在所做的就是推动乔布斯的梦想不断向前,不过下一步我们想让每个人学习编程。一是因为行业内此类人才有巨大的缺口,二是因为技术逐渐扁平化,原本那种只有一小部分人掌握新技术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不过想实现这一梦想并不容易。首先,在许多人看来编程是计算机行业从业人员的事。这也是我们发明Swift语言的原因,苹果在其中做了大量减法,希望普通人都能学会。同时,利用Swift语言,你也能写出足够强大的应用。

最重要的是,所有的苹果编程课都是免费的,我们还将教程翻译成了多种语言,谁都可以学习。此外,苹果还将编程课推广到了30多所社区大学。

《财富》:在隐私政策上苹果有些与众不同,现在整个行业都开始向你们学习了吗?

库克:我觉得没多少公司像我们一样珍视用户隐私,不过用户保护隐私的意识正在加强,而由于黑客事件频发,安全的重要性也在快速提升。

那些无法跟上客户需求的公司会逐渐衰落,因此我认为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公司效仿苹果,将隐私保护放在相当重要的位置。

《财富》:许多人认为iPad和iPhone不但会打乱人的日常生活,还会伤害小孩子的眼睛,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库克:我们打造产品的前提就是要让它符合人性。在Apple Watch上我们就实践了这一理念,用户只需获取需要的信息,无需沉浸于其中。

此外,通知存在的意义就是让用户在何时的时间参与一场对话,而不是频繁拿起手机看看有没有人给你发消息。

在iOS 11上,我们更是强化了这一点。当你坐上驾驶席,手机通知就会自动关闭,如果你想用手机,就得告诉它“我没有开车”。当然,用户可以选择关闭这一功能,但我们设计这个功能确实是为了保护用户。

我认为所有公司都需要考虑这个问题,到底用户在如何使用自家产品?使用一款产品就像在吃健康食品,但吃得太多也对身体不好。

Apple Watch上还有个冥想应用,如果你按着指导训练几次(一分钟深呼吸),就会体会到那种效果。

《财富》:不过,这个问题可不是一个冥想或安全应用就能解决的。

库克:确实,它设计了很多方面的事情。如果你想24小时都泡在iPhone上,我也不会阻止你,因为这是你的自由。但作为设备的发明者,我会想方设法来帮助你,苹果在这上面可费了不少精力。

《财富》:好啦,最后一个问题。许多人相信你们这些科技公司都是不做好事的坏蛋,但你却认为公司应该代表好的一方,拥有善的力量。现在民意如此,是不是科技公司还需努力啊?

库克:与其他事物一样,科技公司也有两面性,你不能断定一些公司就是100%的坏,一些公司就是100%的善。事情没有绝对性,生命也不是非黑即白。

标签:, ,

微信咨询

如您有进一步问题需咨询,请用微信扫描下列二维码,即可通过我们的微信服务号实时咨询(工作时间:10AM-10P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