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辉煌之后 苹果的未来十年有点儿难

近日发布iPhone 13等新品的苹果公司将引发又一轮消费市场狂热。不过,外界对于苹果发布新的Airpods和iPhone 13硬件规格可支持低轨卫星移动通讯的预期功能落空,苹果的股价也于新品发布会后收跌。英国研究公司Bespoke称,股价下跌是由于投资者习惯了苹果产品固定时间发布以及在发布之前就披露许多细节,同时也习惯了其常规性的创新操作。

近几年,苹果新品发布会不断被质疑缺乏新意,但新品的销售多数还是能够交出不错的成绩单,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的领导能力也被多次验证。最近美国《时代周刊》公布的2021年最具影响力100人名单中,库克的名字依然在列。

就在一个月之前,蒂姆·库克刚刚迎来了他接任苹果公司CEO的十周年纪念日。

十年来,作为乔布斯的接班人,库克一直饱受质疑,但事实却很“打脸”——他接替乔布斯时,苹果市值为3490亿美元,但如今已高达2.5万亿美元,高居全球上市公司之首。苹果已成为世界上最赚钱的公司。这些成就,本可以让质疑者对库克刮目相看,但他们却又抛出了一个问题:库克能让苹果保持在高空轨道上多久?

至关重要的iPhone 13

“不管库克愿不愿意承认,即使苹果再怎样去弱化iPhone,iPhone还是苹果最核心的业务。”有业内人士这样说。

日前,苹果公布了2021财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数据显示,苹果第三财季总营收814亿美元,同比增长36%,远超市场预期的738亿美元,创史上最佳第三季度营收纪录;净利润217亿美元,同比增长93%;硬件产品营收639.5亿美元,高于市场预期的581.8亿美元;来自服务业务营收174.9亿美元,同比增长33%,高于市场预期的163.2亿美元。这是一份亮眼的财报,各项数据均超过市场预期。

令多年来一直预测iPhone将衰落的分析人士感到意外的是,这部手机一直在赚大钱。iPhone的全球销量虽较2015年的峰值2.231亿部有所下降,但跌幅很小,去年苹果仍售出了2亿部手机。

可见,iPhone是苹果公司的中流砥柱,也是公司业绩的晴雨表,保证iPhone产品线的长远可持续发展是库克面临的最重要战略课题之一。

库克显然深谙这一点,知道由移动通信所引领的数字生活的力量是巨大的。为了满足全球消费者对移动计算的巨大需求,库克持续推动iPhone手机的不断创新。在他成为首席执行官后不久推出的iPhone 4s本质上仍只是一款性能有所增强的手机,但据说iPhone 13将是一台手持超级计算机,其处理器速度提高了近50倍。目前全球正在使用的苹果手机已超过10亿部,即每七个地球人就有一部。

收入不仅仅来源于手机

苹果也在不断开辟其他收入来源。

据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报道,网络效应产生的经济效益机制会让大企业规模愈大,这或许是乔布斯都没能想明白的一点,他对iPhone的App Store态度摇摆。

相比之下,库克在这个数字“飞轮”上坚定押注——App Store吸引了更多的应用开发者,而更多的应用吸引了更多的用户,进而又吸引了更多开发者,如此循环往复,直到它成为全球收入最高的数字市场。由苹果公司赞助并牵头的一项研究显示,如今Apple Store里有近200万个应用,2020年为应用开发者带来了6430亿美元的销售额。

根据第三方统计的数据显示,苹果App Store 2018年的收入是485亿美元,2019年的收入约为500亿美元,2020年达到640亿美元,相比于2019年涨幅达到28%。苹果2020财年总营收为2745亿美元,仅仅一个“苹果税”(在苹果商店上架的应用需给苹果公司缴纳相应费用)就占据其四分之一的营收。

专门从事苹果公司研究的网站Above Avalon指出,包括App Store和Apple Music在内的服务销售额从2011年的80亿美元飙升至2020年的650亿美元。尽管Apple Watch等可穿戴设备和AirPods等配件的业务规模比iPhone小,但它们产生了大量收入,今年3-6月这三个月的收入接近90亿美元。

据悉,苹果还在研发混合现实眼镜“iGlass”,甚至还要研发汽车“iCar”。

下一个十年会怎样

换句话说,“由库克管理十年后的苹果已经长得更大更好”。长期关注苹果的分析人士贺拉斯·德迪乌表示,这并不是说它无懈可击,苹果面临着三个突出的挑战:增长、地缘政治和竞争。

虽然从表面上看苹果的增长足够健康,但最近这几年,苹果的App Store一直都处于反垄断的漩涡当中。今年8月末,韩国国会通过了一项法案,禁止苹果与谷歌这类App商店的运营商强制App开发者使用他们指定的支付系统,与会的188位立法者中有180人投票赞成。该法案直接使韩国成为首个对苹果的支付政策实施限制的国家。

紧接着,9月8日,美国加州法院对苹果与游戏开发商Epic的诉讼案做出了裁决,法官要求苹果允许App开发商将用户引导至第三方支付系统,而不是强迫他们在App Store内购买。这一法令将于今年12月生效。

据报道,苹果计划在2024年发布无人驾驶电动汽车。但同样众所周知的是,该项目的进展并不顺利,进度已多次延后。与眼镜产品不同,汽车并不是苹果当前的消费科技产品线的自然延伸,实现起来会更困难。即使没有汽油发动机和变速箱,制造汽车也远远难于制造智能手机。苹果似乎一直没有确定造车的思路,在从零开始打造无人驾驶汽车和向其他汽车制造商提供必要的电子产品和软件之间游移不定。

对于地缘政治,《经济学人》表示,尽管苹果一直试图扩大在其他国家的生产能力——特别是印度和越南,但从苹果的供应商名单来看,苹果目前的200家供应商中有51家在中国。

苹果在进军新市场时面临激烈的竞争。它的HomePod智能音箱上市较晚,相比亚马逊和谷歌的产品优势也不多。苹果眼镜如果真能推向市场,将必须和脸书的Oculus、微软的HoloLens及其他新奇的智能眼镜一较高下。而iCar将面对特斯拉和老牌汽车制造商打造的一大堆车型。

苹果的一位前高管指出了一个问题:苹果不应该变成一个奢侈品贩子。他认为,苹果上个季度超过40%的毛利率“高到离谱”,让它变得不思进取。为了维持毛利率水平,苹果极力压榨开发者和供应商。相反,它应该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和先进技术为地球上尚未享受到数字时代好处的30亿人开发设备和服务。但《经济学人》指出,这虽可能有助于解决苹果的增长难题,但却不太可能获得热衷于追逐利润的股东们的支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