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创业潮调查 开发者已超过10万

撰写人:环球培训教务部 发表日期:五月 10th, 2011

  他们年龄不大,平均年龄在25至39岁之间;他们出身技术或程序员,以开发为主,缺少市场营销经验;他们在移动互联网的产业链上开发出各种各样的应用。有人叫他们内容提供商,有人叫他们草根创业者,而我们称之为:新移民。

  是兴趣使然,还是创业冲动?是资本诱惑,还是随波逐流?

  是什么让一批又一批年轻人,投身到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中?

  这是个新的群体,我们称之为“新移民”。

  他们豪情满怀,虽然公司不大,赚钱不多。

  他们偶尔迷茫,未来会一无所有,还是黄金满仓?

  在这个人人都能成名的时代,“新移民”的生存之路只有一条:成大业者,搏出位。

  我要“移民”

  林斌,原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2010年创办小米科技,融资3500万美元;

  汤仲宁,原微软中国研发公司娱乐与设备事业部高级项目经理,2009年创办进步思创公司,获天使投资300万元人民币;

  无论是抛弃高薪从大公司辞职下海,还是一毕业就扎入浪潮,一群又一群年轻人正伴随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三人成众、筚路蓝缕地开始创业。

  他们年龄不大,平均年龄在25至39岁之间;他们出身技术或程序员,以开发为主,缺少市场营销经验;他们在移动互联网的产业链上开发出各种各样的应用。有人叫他们内容提供商,有人叫他们草根创业者,而我们称之为:新移民。

  根据艾瑞咨询估算,目前中国从事手机应用软件开发的个人已经超过10万,并以每年超过35%的增长速度吸引越来越多的开发者投身其中。这是一个人人都可以成名的时代,新移民大潮已经来了。

  走,“移民”去!

  “我们公司又有小孩要去创业了。” 这是记者两周来第三次听到的创业消息,这些人纷纷离开微软、阿里巴巴等大型IT公司,加入到不过5人的团队里“淘金”。

  “如果不搭上这波浪潮,要想创业恐怕就更难了。”2009年,进步思创CEO兼创始人汤仲宁离开了在微软年薪几十万的工作岗位,和三位同伴创建了进步思创公司,专注于手机游戏。

  汤仲宁所说的“浪潮”,就是移动互联网的兴起。

  在2011年移动互联网大会上,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黄澄清公布了一组数据:截止2010年底,中国手机网民规模达到3.03亿,占网民总数的66.2%,较2009年底增加了6930万人。2011年第一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规模达64.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4%,环比增长23%。

  这些诱人的数字正如正午的阳光,席卷了整个IT业界,让每个试图参与的人都感到炙热和耀眼。

  4月27日,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里人山人海,2011年移动互联网大会在这里召开。“这也太火了吧,2009年是到处拉人参加,现在居然挤都挤不进去。”一位移动互联投资人为求得3张门票,提前几周就与主办单位长城会联系。

  据了解,长城会从2009年开始举办移动互联网大会。会议注册系统显示,今年的注册人数达到了1817人,但现场参会者却超过了2000人,门票价格更是炒到了1万元左右。

  同一天在北京举行的百度APP大会也不甘示弱。离会议开场还有半个多小时,这个拥有近千坐席的会场已经摩肩接踵。记者看到,其中不少人千里迢迢拎着箱子来参加。

  “我们是从济南赶过来的,连早饭都还没吃。”一群看起来有几分青涩的参会者对《计算机世界》报记者说,他们刚从大学毕业一年,之前在济南一家开发数码相框的小公司打工。“我们来听听,一是看下动向,二是积累经验,多认识些人。”这群年轻人去年就来北京参加了首届中国移动开发者大会,对他们而言,这是条充满了未知和机会的路。

  兴趣与创业的冲动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移民大潮中,但很多人并不知道,这股大潮会将他们冲到哪里去。

  资本推波助澜

  这场浪潮创造了全新的产业链,也开始了新一轮的造富神话。

  最初掀起新移民心中的波澜,令他们蠢蠢欲动的是《愤怒的小鸟》。据统计,每天世界各地手机用户在《愤怒的小鸟》上花去的时间,总计达两亿分钟,这款开发成本仅为10万欧元的小游戏,迄今已经为Rovio公司赚进了5000万欧元。无独有偶,Foursquare公司提供基于位置的服务签到,从两年前的一无所有增长到现在的800万用户,并且用户数量以每天3.5万人的速度增长。

  “移动互联网有利可图,这是让广大的开发者前赴后继的原动力。”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创始人、总经理胡延平告诉记者。

  移动分析机构Distimo的最新数据显示,截止4月29日,iOS的应用程序总数为333124个,Android的则为206143个。自2010年8月以来,Android应用程序数增长了近127%,iOS为44%。

  用户规模和市场规模的双增长也吸引了许多业界大佬入局,它们的推动带来了产业链的完善,同时,也注入了庞大的资本力量。

  有年轻人“创业教父”之称的李开复在2009年离职谷歌后,就把主要精力放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相对市场格局稳定的PC互联网端,李开复旗下的创新工场把七成以上的项目押宝在移动应用。

  李开复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志在必得,也使风投热钱闻风而至。李开复曾透露,创新工场募集的数亿元资金“足够用五年”,其点心操作系统在不久前获得A轮千万美元级别融资后,准备独自成长。而长城会董事长雷军旗下的小米科技,据说人还没找齐的时候就拿到3500万美元的融资。而即使像汤仲宁这样白手起家的公司,在建立之初也融到了200万元天使基金,今年他计划再融资1000万元,扩大产品线。

  如果这还不足以体现移动互联网行业的资本疯狂,以下的数据将让新移民们更加趋之若鹜。根据清科研究中心的数据,截止去年12月底,移动互联网这一行业投资案例数量为23起,16起已披露数据的总投资额高达2.16亿美元,平均单笔投资金额近1300万美元。预计2011年移动互联网平均单笔投资金额将进一步提升。

  “移动互联网可能会有超级成功者出来,但99%会失败。”正如Frost & Sullivan(中国)公司总裁王煜全所说,资本和泡沫可以推动产业的发展,踏实做事、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公司才会脱颖而出。

  一场表面繁华

  尽管有耀眼的阳光,但并非所有新移民的生活都如想象中那么美。

  根据DCCI的《首届中国移动开发者调查分析报告》显示,国内目前能盈利的开发者占比仅25.2%,移动应用的开发年收入在1万以下的为34.7%。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许多新移民既要面对产业链上大公司的挤压,还要受制于国内互联网体系。中国消费者通常利用小型的独立商店或电子产品零售商来获取手机应用程序,并且由于盗版问题的猖獗,销售也受到了限制。

  不仅如此,人力成本的投入和培养,更是新移民形成一定团队后面临的共同瓶颈。绝大多数的草根开发者在移动应用开发方面的经验只有1?2年。随着腾讯、百度等大公司纷纷涉足移动互联网,像汤仲宁这样的“老手”还没等流向草根公司,就已经被大企业抢入麾下了。

  在这样的多种挤压之下,谋生退意的新移民并不在少数。“不少草根开发者,从原有的团队中跳槽到更大的团队里,也有的是整个团队集体搬迁并入其他团队。”胡延平表示,要凭借一款产品冒出头的草根开发者其实是在“以小博大”,完全靠机会和运气。

  事实也是如此,在越来越多的大企业介入后,2011年的移动开发市场与两年前已经大不相同。移民大潮和资本风暴所催生出的数以万亿计应用,就是一场最凶猛的淘洗,新移民要获得生存、保有生命力,必须绞尽脑汁地“搏出位”。

  在2011移动互联网大会上,开发者们在展示自己的创新应用。

  精品化、开发速度和盈利模式的“出位”,让新移民在当下群雄割据的状态下,杀出一条血路。

  我要搏出位

  不要高薪、不要优雅的工作环境、不要微软和谷歌,对新移民来说,“搏出位”并不是梦。

  这股移民浪潮来得太快,也太猛,前有豪华军团,后有山寨大军。是后浪推前浪,还是死在沙滩上?“我要搏出位”,是新移民们心底最迫切的呼喊。

  我要出精品

  “产品,还是产品。”接受采访的移动应用开发者,对产品的专注超乎所有,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提升用户体验。但是,虽然开发者们个个都意识到产品的核心地位,缺少杀手级应用依然是我国移动开发所面临的瓶颈。

  记者在2011全球移动开发者大会上发现,国内目前主要移动应用覆盖了网络游戏、营销平台、手机工具、手机管理、商务应用、娱乐加强、移动生活等类别。整体来看,虽然涵盖面很广,但数量上并不多,能被称为“精品”的产品更是鲜见。

  “造成这样局面的原因之一,是国内移动应用开发依然缺少独创的内容,产品创新不够。”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创始人、总经理胡延平告诉《计算机世界》报记者,要打破瓶颈,从创意、开发到升级,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落下。

  进步思创CEO兼创始人汤仲宁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产品狂热分子。2009年,智能手机刚兴起之初,他创办了进步思创公司,专注于手机端游戏的开发。而在此前,汤仲宁在游戏圈里浸泡了15年。1996年,汤仲宁加入了目标软件(北京)有限公司,先后担任3D美术设计师、主策划、制作人等工作,开始了他的游戏生涯。而后,他又先后在华义联合软件、雅虎中国、微软中国研发等公司任职,但始终没有离开游戏圈,这15年的积累成为他创业的第一桶“金”。

  出乎意料的是,更大的“金子”还在后面,汤仲宁创业后的第一款游戏《三国塔防-蜀传》竟然带来了超过百万元的收入。截止今年2月,该款游戏已经在苹果App Store上获得了阶段性“胜利”,在日本的付费游戏榜名列第一,在全球的付费应用榜名列第六。

  在记者对App Store几个月的观察中发现,App Store付费软件排名前25位的基本上都是游戏产品,其中几乎很难有一款是“中国制造”,拔得头筹的几乎都是EA这样实力雄厚的大公司。

  汤仲宁将此次成功看做是一次无心插柳,《三国塔防》仅投入了一名开发人员,前后进行了4个月的开发便推入了App Store。令其声名大噪的是一位玩家在论坛上写了一篇攻略,由此被推到榜单内。“这次是因为小范围的创意,将塔防游戏融入三国元素,吸引了亚太区用户的注意,但并非精品制胜。”汤仲宁很清醒地意识到,只有精品才能保存长期的生命力。

  但是,“偶然的成功”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得来的。当移动应用开发者都在膜拜《愤怒的小鸟》所吸引的7500万用户时,很少有人知道,这是Rovio团队在开发了51款游戏之后而迎来的,而该团队从2003年就开始研究手机游戏,公司几度倒闭又再度崛起。

  小公司要突围,精品化产品是积累品牌的过程。“品牌的缺失恰恰是草根团队面对大公司的一道门槛。”CyberAgent Investment是日本最大的互联网公司CA旗下的投资公司,其中国区总经理戴周颖长期关注移动互联行业,他告诉《计算机世界》报记者,有太多的小团队仅凭创意而生、从兴趣出发,都是活不长的,只有掌握用户需求的“精品”才是立足之根本。

  幸运的是,汤仲宁已经度过了惴惴不安的日子,《三国塔防》不仅为其带来了百万收入,还使其30人规模的公司小有名气,并由此募集了200万元的天使投资。这让汤仲宁无论是在招人,还是产品上,都坚定了走精品化的路线。“精品化要将智能手机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例如切削、点击、多点触控、拉拽、重力感应等。iPad的操作局限性将更小,游戏内容会比iPhone更丰富。”汤仲宁如是说。

  DCCI近日发布的《首届中国移动开发者调查分析报告》显示,未来5年,网络游戏应用最为受开发者青睐,而单机手机游戏已经从2009年的第一位降到第三位。

  目前,进步创新正在开发的《精彩OL》游戏,已经投了公司80%的人力,汤仲宁更是从游戏设计到编程全线把关。这款3D网页游戏还加入了社交因素,因为按照汤仲宁的布局,游戏要从单机走向网络,并建立交互性。

  我要拼速度

  产品是最核心的要求,但在前有豪华军团,后有山寨大军的情况下,保持领先不是一场龟兔赛跑的游戏,而是极品飞车的竞赛。戴周颖一针见血地指出:“在当下群雄割据的状态,最快的反应速度和执行力至关重要。没有速度,只能被淹没。”

  像小米科技这样从出娘胎就带着贵族血统的军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进行产品迭代,让草根开发者只能望其项背。截止4月28日,小米科技的杀手级应用米聊已经在Symbian、iOS平台同步推出对讲机功能。这也是国内首款Symbian对讲机应用,至此使米聊成为首个跨Android、Symbian和iOS三大平台的对讲机应用。

  一位熟悉小米科技的人士告诉《计算机世界》报记者,它倾向于用最有吸引力的薪酬招最好的人员,以最快的速度推进项目:每周上6天班,工作时间为每天12小时,从早上10点到晚上10点。以米聊为例,它遵从快速迭代的产品改进方式,每周进行一次大的版本更新周五发布新版,周六、周日收集用户反馈,周一到周五进行开发和测试。

  因此,其他草根开发者在技术力量上的羸弱和资本的缺乏下,难免败下阵来。

  “要制胜,就像一场游击战。”戴周颖在与上百家移动开发者交谈后发现,小公司要生存,甚至更需要将“山寨化”发挥到极致。

  目前,国内手机游戏公司普遍都在沿着全球找游戏,哪个游戏火就抄哪个,赚快钱。在积累了一定的用户量之后,存活下来的公司就开始扩大人员,放慢步子,但仍然满世界抄游戏。

  “现在大家都在抄,谁能抢先发谁就能争取更多流量。”汤仲宁毫不忌讳地表示,进步思创今年预计上线的近10款产品中,很多创意都来自于山寨,然后再小范围修改。为了抢进度,每天工作12个小时已经是汤仲宁的习惯,他曾和顽石CEO吴刚在微博上互相攀比,看谁加班更晚。

  我要赚钱

  “截止目前,我们还没有从Android平台上赚到钱。”小米科技的相关负责人士对《计算机世界》报记者表示。如果连小米科技这样的豪华军团都赚不到钱,对于草根开发者而言,岂不是没了活路?

  根据DCCI的报告,中国的移动开发者中,盈利的约占25.2%、亏损的占34.4%、持平的为40.4%。移动应用开发者的年收入水平普遍偏低,34.7%的开发者收入在1万元以下,1万?5万元的只有16.3%。

  国内移动开发市场的先天特征让盈利变得更为困难。“首先,98%的国内用户没有主动为应用付费的习惯;其次,移动支付手段滞后,用户的支付习惯尚未养成;第三,免费应用越来越多,收费应用的推广越来越难。”胡延平表示,这是整个产业链都面临的局面。

  由此可见,付费下载模式在国内市场几乎无路可走,移动广告似乎成了惟一的选择。但严峻的现实是,这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因为开发者仅依靠移动广告很难实现盈利,而如果广告投放不恰当,还容易影响用户体验,造成用户流失。

  “必须将卖产品的思维转向卖服务,并且具备营销的意识。”戴周颖告诉《计算机世界》报记者,移动游戏开发者能率先行动起来,这得益于网络游戏的盈利模式已经清晰。

  汤仲宁将《三国塔防》在App Store上的最初定价为2.99元。3个月后,汤仲宁做了一次调整,将价格降低为0.99元。但在对《三国塔防》进行了一段时间的研究后,汤仲宁发现,靠付费下载不是一个稳妥的模式,尤其是在中国整个互联网免费的模式下,移动互联网的应用也如此。由此,他决定在新开发的8款产品中靠游戏内置的付费模式客户端免费、道具收费,这将是进步思创的最主要收费模式。据汤仲宁估计,如果采用增值收费的方式,收入有望达到与平台三七分成的10倍。

  不仅是在中国,在北美销售排行榜的前20家中,约有60%?70%的游戏采用了道具购买、增值付费的方式。一款名为蓝精灵的社交游戏,连续3周排名于热门下载中,该款游戏中的许多关卡,用户必须通过购买各种道具来突破。

  此外,也有的新移民选择了转型。成立于2008年的爱图腾创业团队,曾经推出了“泡墨大爆破”,这款游戏在2010年4?6月一直盘踞中国区免费应用第一名。紧接着,爱图腾又推出了收费游戏“小芝麻闯天关”,最高曾排到App Store付费游戏子分类Adventure的第24名。

  可是,在团队运营一段时间后,爱图腾CEO刘磊依然觉得自主研发应用比较辛苦,挣钱比较难。“自己研发应用在App Store上销售,研发成本与收入不成正比。而且,App Store里具有很大的机会因素,风险比较大,不能维持稳定的收入。”因此,在经过多方分析后,刘磊果断地决定接外包单,转型为iPhone应用开发外包商。

  目前,爱图腾已经为时光网、搜狐微博、财讯传媒以及华尔街日报等近百余家公司开发了移动应用终端,收入超过300万元。不仅如此,爱图腾还吸引了200万元的天使投资。

  对于靠卖软件谋生的新移民来说,发行平台的选择,关乎他们的未来命运。但大多数新移民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DCCI

  我怕做选择

  “为手机生,为Pad死,为开发奋斗一辈子;吃厂商的亏,上谷歌的当,最后死在盈利上。”

  近来,一副流传于新浪微博的对联,成了新移民互相调侃的笑料。这也彰显了被视为朝阳产业从业者的新移民们所处的困境。

  对生产者来说,选择对了适合的卖场,才能把产品卖出去。而在移动互联领域,对于靠卖软件谋生的新移民来说,发行平台的选择,更关乎他们的未来命运。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创始人、总经理胡延平这样对《计算机世界》报记者说。

  虽然越来越多的厂商甚至运营商都纷纷玩起了平台,但各家的平台却有着不同的运营路线,未来的商业前途也不尽相同。因此,平台选择成了新移民的一道难题。

  “美元”还是“人民币”

  近日,市场研究机构iSuppli发布的报告称,2011年,预计苹果、谷歌、诺基亚以及RIM等各大移动应用商店的可下载应用总营收将达到38亿美元,比2010年的21亿美元增长了78%。而到2014年,营收可能超过83亿美元。

  “看似饼很大,但中国的开发者未必吃得着。目前赚钱的大部分都是海外的开发者。”一位开发者对记者说。事实上,iSuppli的报告也显示,在全球应用商店中,苹果的App Store仍然是佼佼者,独占了其中3/4的收入。而被更多中国开发者看做国内主流的Android派系,虽然有众多厂商支持,却还没有迎来盈利井喷。

  工业和信息化部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随着2011年第一季度中国新增手机用户3000万个,截止到3月底,中国手机用户已达8.89亿。根据该增长率推算,我国的手机用户总数在今年5月将突破9亿大关。作为全球最大的手机市场,中国市场无疑蕴藏着巨大的商机。诱人的市场机遇人人都不想错过。Android的开源给了各厂商角逐的机遇,各种平台应运而起。

  目前,在中国市场上仅仅一年时间,稍有知名度的企业推出的基于Android应用商店已超过50家,开发者也蜂拥而至。然而,据DCCI的报告显示,在海量的开发者队伍中,能够实现盈利的仅为25.2%。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受此影响,很多国内移动开发者正在抛弃Android平台,宁愿回归到并不熟悉的App Store。

  Joinmobile团队成立于2010年7月份,核心成员有5个人,曾在Android平台推广其产品 “桔子换算”,虽然市场反响还不错,却没有带来什么收益。目前该团队已经与巨像傲世进行合并,改以从事iOS开发为主、Android开发为辅。

  金蝶友商网副总裁谷风也表示,目前随手记产品在Android大概有几百万元的收入,但是,与上千万元的开发成本相比,这部分收入还是很微薄。

  “一方面,我们并不熟悉海外的市场;另一方面,海外的市场需求也与国内不同,而两者又不能兼顾,放弃海外就是放弃现在,放弃中国又相当于放弃未来。”对于选择放弃吃海外“面包”的开发者来说,忍受在中国市场吃“菜团”还不难,难的是如何跟对了平台。“这么多平台,不知谁能成气候。”一位开发者说。

  普遍撒网 重点培养

  采访中不少开发者坦言,目前在国内选择平台并不容易。一方面,移动MM、三星开发者园地、联想乐商店等大部分面向设备的应用软件平台,都在Android系统的基础上有自己的改动,给兼容性带来了很大瓶颈,为每个厂商定制一个版本在成本和精力上都难以承受;另一方面,面向特殊应用的如微博、购物、游戏的应用平台都已实现专业化,甚至有专门需要社区游戏开发的平台,一旦开发者方向选错,将更难改行。

  此外,虽然各家平台都制定了诱人的分红模式,还设立了奖励基金。但与海外市场不同的是,稳定盈利的收费模式,在中国不被用户认可,而各家企业为了增加用户黏性,在国内推出的应用商店也鼓励免费模式。有数据显示,在中国,超过80%的Android应用独立开发者还在做“义务劳动”。

  那么,开发者究竟要如何选择?有专家表示,首要还是看平台资源条件,以及是否适合自身的发展。在2011年移动互联网大会上,诺基亚互联网服务事业部北亚区副总裁康鹏飞就表示,目前很多移动端游戏开发者与平台上的用户需求存在差异,“用户最想玩的是益智类游戏;而开发者开发最多的却是动作类游戏。找准契合的平台圈子很重要。”康鹏飞说。

  “每个互联网企业的平台功能都不同,草根移动开发者往往注重的是平台的用户数与流量,但更应该看重的是应用类型。”胡延平告诉记者,如果是移动商务,无线淘宝的开放是符合开发者需求的;而对于很多办公类应用,百度的入口或许更具吸引力。

  金蝶就是找准平台的典型,其旗下两款应用“友商快递100”以及“随手记”,通过百度的框搜索,随手记的流量足足提升了200%,而“友商快递100”上线3个月,日查询就突破百万。

  金蝶友商网副总经理陈武强曾表示,他看重的是百度对庞大流量和精准用户群的开放,以及这种基于搜索引擎的交互式应用带来的用户体验新革命。

来源:计算机世界 作者:尹一捷 李敬

标签:

微信咨询

如您有进一步问题需咨询,请用微信扫描下列二维码,即可通过我们的微信服务号实时咨询(工作时间:10AM-10P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